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冠心病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胸痹验案举偶 黄连茯苓汤运用

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.nvflorist.com 发布时间:2016-07-14
•黄连茯苓汤为六丙年“岁水太过,寒气流行,邪害心火”,水湿郁热之良方,尤其对于一些疑难病症起效快捷,疗效确切。正如缪问所云:“用药之妙,岂思议可及哉。”
 
2016年为丙申年,常位运气特点是:水运太过,少阳相火司天,厥阴风木在泉。发病多具火热、寒凝、风扰三种主要特征。《素问·气交变大论》曰:“岁水太过,寒气流行,邪害心火。民病身热烦心,躁悸,阴厥,上下中寒,谵妄心痛,寒气早至,上应辰星。甚则腹大胫肿,喘咳,寝汗出,憎风。大雨至,埃雾朦郁,上应镇星。上临太阳,雨冰雪霜不时降,湿气变物,病反腹满、肠鸣、溏泄,食不化,渴而妄冒,神门绝者,死不治,上应荧惑辰星。”
 
宋·陈无择《三因方》中“五运时气民病证治”、“六气时行民病证治”篇共载有16首方,为据运气理论用于临症之良方。清代龙砂医家缪问及王旭高详加注释,倍加推崇,验之临床确有奇效,屡起沉疴。黄连茯苓汤为“六丙”年所立。笔者就使用此方的粗浅体会介绍如下,以求斧正。
 
验案举偶
 
胸痹案
 
赵某,女,68岁,退休干部。2016年3月1日(雨水后10天)因时感心胸部闷痛半月余就诊。患者近半月来,无明显诱因,时感心胸部闷痛,伴心烦、心悸、夜寐不佳。自服丹参滴丸1周无效。有冠心病史多年。舌质红苔薄白,脉细数。予黄连茯苓汤原方:
 
黄连10克,茯苓15克,麦冬20克,车前子10克(包煎),通草10克,远志12克,法半夏10克,黄芩10克,生甘草5克,生姜2片,大枣2枚(擘)。服3剂后显效,共服7剂,所有症状均消失。随访月余未复发。
 
按:此患者年老体弱多病,为笔者的老患者,每因心脏病及睡眠问题就诊,以前辨证论治,随证治之亦有疗效,然均不及此次使用黄连茯苓汤见效迅捷、疗效全面。尤感本方对辨证属君火内扰,心阴不足之心系疾病疗效显著。
 
缪问、王旭高之注释
 
缪问释
 
方剂组成:
 
黄连、茯苓各一钱二分半,麦冬、车前子、通草、远志各七分半,半夏、黄芩、甘草各五分,生姜七片,大枣二枚。
 
缪问注解:
 
缪问曰:岁水太过,寒气流行,邪害心火,此而不以辛热益心之阳,其故何耶?按六丙之岁,太阳在上,泽无阳焰,火发待时;少阴在上,寒热凌犯,而气争于中;少阳在上,炎火乃流,阴行阳化,所谓寒甚火郁之会也。故病见身热烦躁,谵妄胫肿腹满等症,种种俱水湿郁热见端,投以辛热,正速毙耳。丙为阳刚之水,故宗《内经》气寒气凉,治以寒凉立方,妙在不理心阳而专利水清热,以平其汩没之害。黄连味苦,可升可降,寒能胜热者,以平其上下之热;更以黄芩之可左可右,逐水湿,清表热者,以泄其内外之邪;通草性轻,专疗浮肿;车前色黑,功达水源;茯苓、半夏通利阳明;甘草为九土之精,实土御水,使水不上凌于心,而心自安,此围魏救赵,直趋大梁之法也。心为主宰,义不受邪,仅以远志苦辛之品,媚滋君主,即以祛其谵妄,避刃有余。心脾道近,治以奇法也。但苦味皆从火化,恐燥则伤其娇藏,故佐以麦冬,养液保金。且陈氏谓麦冬合车前,可已湿痹,具见导水之功能。土气来复,即借半夏之辛,以补肝而疏土之实,用药之妙,岂思议可及哉。
 
要点:
 
因丙申年少阳相火司天,水运太过,为阳刚之水,即“少阳在上,炎火乃流,阴行阳化,所谓寒甚火郁之会也”,故其病机多为“水湿郁热”,则立法宗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之旨:“气寒气凉,治以寒凉”,即气候寒凉的地方,多有内热,可用寒凉药物治疗,从而治以“利水清热”,故方用黄连茯苓汤清利湿热。
 
疑问:
 
司天方中多有生姜,尤其在本方中,病机为水湿郁热,治法是利水清热,君药黄连、茯苓仅用一钱二分半,而用大量生姜,是否量大?为何?值得进一步研究。
 
王旭高释
 
方剂组成:
 
黄连、茯苓各一两,麦冬、车前子、远志姜汁制、通草各半两,半夏、黄芩、炙甘草各一钱,生姜七片,大枣二枚。
 
王旭高注解:
 
身热谵妄烦躁,而手足厥冷,显然君主为寒湿遏伏,阳气不得四布,而坐令自焚。故重用黄连之苦,急清心经之焰,内安君主。茯苓之淡,急泄流衍之水,外御客邪。麦冬、黄芩、甘草佐黄连同致救焚之功;半夏、车前、通草佐茯苓共成决渎之功;远志开心窍,用姜汁制之,则能通神明而宣阳气,阳气得宣,水邪尽劫,烦躁厥冷自已。
 
疑问:
 
黄连、茯苓均用一两,是否量大?
 
缪、王注释各自特点
 
缪问之释,皆宗经旨、探源追宗,义理深邃,旁征博引,奥妙无穷,不禁拍案扼腕,思绪万千切合运气,理、法、药。王旭高之解,简明扼要,易于理解。总之,二者各有千秋,应互相参照,便于更加深刻、全面地理解方义。
 
运用与体会
 
1.六丙年多用,但应注意“时有常位,气无必也”,有其气才可用其方。
 
2.不是六丙年,而运气符合水运太过之大多病症也可应用本方;正如《三因司天方·运气总说》中戴人云:“病如不是当年气,看于何年运气同。便向某年求活法,方知都在至真中,庶乎得运气之意矣。”
 
3.辨证属于水湿郁热。
 
4.心系统疾病,包括心神疾病,有热象或湿热之征,不论虚热、实热、湿热,通过适当加减均可使用,且疗效迅捷。
 
5.水湿郁热或少阴、少阳有湿热的各种疑难杂病。
 
6.辨证辨病结合运气,合用经方或时方。
 
7.在药物用量方面,似觉缪问所载之量较小,而王旭高所记之量又偏大,笔者以为,如无特殊情况,以常量为宜,当可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增减。
 
8.无证可辨或病情复杂无法下手时,也可考虑使用运气方。
 
9.因当今之人生活习惯及所处社会环境,使湿热证及心神疾病患者日益增多,而本方在治疗这类疾病方面独具优势。
 
总之,黄连茯苓汤为六丙年“岁水太过,寒气流行,邪害心火”,水湿郁热之良方,尤其对于一些疑难病症起效快捷,疗效确切。正如缪问所云:“用药之妙,岂思议可及哉。”(肖映昱)
Tag标签:

猜你感兴趣

福建快3网址 秒速飞艇全天计划 上海时时乐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 极速时时彩开奖 福建11选5官网 秒速飞艇是不是假的 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秒速飞艇人工计划网 秒速快三走势